一路走好

写在前面

还记得大四失恋的时候4、5天没吃东西,是老七老八小强硬把我拖到了西门,哥儿仨陪着我灌白酒,一直到没有意识……
还记得那个晚上,哥儿四个干了36个青岛、两瓶京酒,若干个口杯,然后在西门外小卖部一人一根雪糕,吃完翻西门回宿舍,在楼道里拜把子
还记得小强在我署名iJay的博客上用uGay作评论,一种充满黑色幽默的默契
还记得在楼道里一起抽烟,完了把烟屁弹在天花板上,到了毕业之前头顶已经黑压压的一片
还记得熄灯后在楼道里弹琴,每次总把别的班的人招来让我们住手
还记得从小强那里知道了Tommy,从此喜欢得一发不可收拾,还一直惦记着如果Tommy来了中国多贵的票都要一块儿去听
还记得刚毕业和小强打赌,看谁先到年薪10W
还记得那个晚上,和小强在楼道里抽完烟各自回宿舍,结果到了6点同时把房门打开,探出脑袋,相视一笑,再抽一颗
还记得做毕设烦了的时候MSN上一叫,和小强去逸夫楼的天台抽烟,一年下来恐高的毛病好了许多
还记得那次吃饭告诉大家公司分了我原始股,让小强敬我酒,丫二话没说把一杯酒泼在了地上。而现在,每次和哥们儿出去喝酒是我给你往地上撒一杯酒,再空点一颗烟
还记得快毕业那会儿有一次喝完酒哥儿几个跌跌撞撞走到女生楼前的松树下,解裤子撒尿
还记得毕业前的五一去北戴河,最后一天心血来潮去海边看日出,结果那天阴天……
还记得看完世界杯天刚亮,和小强在我们宿舍的阳台上往下撒尿,五楼啊……
还记得答应小强,他30岁的生日我要送他一把3W+的电箱琴
还记得去美国临走前小强说找到一个好地方喝酒,差点把我诓到昌平
还记得一直说要在酒桌上干翻你,每次却都是我先趴下

直到那一天,我们三个和你哥,攥着寿袋的四个角,把你慢慢地放进了棺材……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不孝;让我们送你,你丫不义

还记得小强对我说,回忆是有毒的,而我现在,全身中毒

以下是老七写在校内的日志

没有忍住,我哭了。我TM怎么可能忍得住!!!强忍住抽泣,但泪早已如雨。

小强是我们的本科同学,我们的好哥们,2007年9月,因胃痛难忍,住进北医三院。结果大出所有人的意料,小强竟然已是胃癌晚期……………………

借用老六日志中的话,“2005年11月30日,四个人在西门外,谈天说地,喝酒无数,抽烟无数,喝完照例一人一根冰棍,天南海北的四个人,本无血缘关系,没有山盟海誓,没有烫烟花,没有烧香磕头,却结下了比血更浓的羁绊”。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个都喜欢抽中南海。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谁带来了各种好烟,中南海永远不会被冷落,
–“我还是来颗中南海吧~”
–“嗯嗯,我也想抽中南海~”
饭桌上,楼道间,阳台上……老六,老八,小强,我……曾经,这是我们无言的默契。

喜欢听小强弹吉他,布鲁斯是他喜欢的风格,老六主攻流行曲目,我还夹杂着点摇滚节奏,老四也会偶尔过来弹弹爱的罗曼史,老八那家伙把音乐细胞都用在唱歌上了,就丫不会弹吉他。当时宿舍里面只有老六的琴的是箱琴,于是抢那一把琴弹是常有的事,直到后来小强带来了他的琴,才缓解了资源紧缺,也能有条件方便我们跟他学上几段好听的solo。可惜毕业后我们一起弹琴的机会屈指可数,强子,你教我的那几段是什么和弦我给忘了,怎么办???…………已经不会再有回答…………
很想再听强子弹布鲁斯,很想…………很想…………

在小强刚刚住进肿瘤医院的那段日子,病情被很快的抑制,癌细胞覆盖面积有明显地减小趋势,这让我们看到了十足的希望,看到了黑暗中的曙光。我们总在想,再做一段时间的治疗,等癌细胞覆盖范围减小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做切除手术,切除一部分胃,小强还是小强。就这样,我们一直盼望着,祈祷着……

随后的时间里,强子的气色神色慢慢好转,我们开始拉他出来参加聚会,参加活动,看见他活力日趋恢复我们大家都很开心,感觉好像松了一口气。

2年间,化疗、放疗、物疗等各种治疗手段不断地尝试,从他的眼里我们看出了疲惫,从他的脸上我们看出了乏意。

即使如此,小强仍然出席了小耿的婚礼,情绪饱满,精力充沛,原来这是他硬撑的。
2009年5月,小强出席了老八的婚礼,情绪和精力都不如从前,但他还是硬撑着。看到他抽颗中华会咳嗽,老六特意买了中南海。那晚,小强依然陪我们闹到了最后。

随后的日子让人不堪回首。半个月内,小强病情恶化极快,完全让人措手不及。
医院里,对小强的治疗也算是一种煎熬。骨瘦如柴的小强躺在床上,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由于食道、静脉等多处插管,说话对于他来说已成为难事,否则很容易造成剧烈咳嗽,引起强烈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小强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医生都无法继续进行针对癌细胞的处理。我们强装着笑意轮流给小强讲周围发生的事情,给他讲大波的毕设情况,给他看老八和唐梅的婚纱照……希望小强知道,还有朋友在身边……
不敢迎接他的眼神,因为我们不想把悲伤泄露到他的眼睛里;
不能逃避他的眼神,因为我们不能把逃避灌输到他的意识里。
矛盾和痛苦,对我们也是一种煎熬。

2009 年6月si日的下午,接到老六的电话,“喂”字话音刚落,却发现电话那头已经泣不成声,就在刹那间,我呆住了,心顿时凉了下来,脑子里即刻间一片空白,犹如晴天霹雳,划过长空的闪电过后,伴随滚滚雷声而来的只有一个念头,小强走了……老六还在不断哽咽中忍痛试图把那几个令人心碎的字眼说出来,“别说了老六,”我说,“我知道了……”
当晚,我们发现,这种痛苦,再多酒精也不能麻醉,再多香烟也无法平静。
当晚,做不到一个人睡,我们都需要人陪。

北京肿瘤医院殡仪馆,是我们今天最后向小强告别的地方。天亦有情,阴天,小雨一直不断。我本身非常不喜欢下雨,但今天这场雨,下的真美,我们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我们男人哭了,这不是罪。
511,512,513,514宿舍以及320609所有女生基本到齐,一起陪着把小强送到了八宝山火化,久久不愿离去。
小强,你永远是我们的兄弟,明年清明,我们会去看你………………

一路走好!


— EOF —

除非注明(如“转载”、“[zz]”等),本博文章皆为原创内容,转载时请注明: 转载自程序员的信仰
本文链接地址:一路走好

  • 牛肉丝

    我好久没去看他了。很想念!

  • zheng

    这么快就一年了,我到现在仍然觉得他还在

    • 嗯,一直在我们身边,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