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XXX老师的一封信(中山大学MBA期间)

X老师:

您好。我自己也没想到,给您的第一封mail不是作业,而是一封纯纯粹粹的信,并且是在这凌晨时分。谈些什么好呢?至少,我想我是对上课的内容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的,毕竟这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是一门新的学问,老师怎么讲自有她的道理,学生听得怎样有每个学生自己的问题。就目前而言,于我自己的水平,是很难想得出在授课方法上如何改进是对这门课程有益的。

其实让我彻夜难眠的,是对这次分讨论小组的一些看法。当然,也许有人会觉得为这点小屁事儿就睡不着觉真是不值,甚理不可思议,实在不如是想漂亮姑娘想到睡不着来得让人容易理解。但当我想到学习这事儿的确比漂亮姑娘严肃得多,也就睡不着了。

其实您说一个讨论小组三到五个人是否是有道理的?我觉得显然这个主意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但问题就在于,一周有四门课,每门课都是要分组的,如果每门课的分组都不一样(哪怕只有一组只有一个小组成员不一样),极端的情况每周每个人就要有分别参加四次小组讨论。如果说布置完作业的那个周末无法讨论(因为还没消化题目),要交作业的那个周末也无法讨论(显然),那么周一到周五就要组织四次夜间的讨论,还不算讨论完了还得完成作业,还不算有的课程还有小组以外的个人作业,还不算出差、生病、陪客户、陪老板、加班等种种自己参加不了或凑不齐别人的情况。理论上很漂亮,执行起来可能真的有难度。

当然,现实的情况是,管理经济学还没分组,英语的分组已协调到和会计的一致。我们多么希望数模课的分组也能一致,或者说至少能由之前的分组拆分,这样我们就能一周凑齐一次人讨论就可以了。但老师您说不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五个人行,六个人就不行,至少用我目前浅显的数据模型知识是解释不了的。

当然老师您会说这是每门课自己的问题,也许不应该针对您这门课。但的确这件事也给我们造成了老师之间相互沟通不畅的错觉和误会——特别是同在一个系的会计和数模。当然,我这封信也许也是该写给会计老师的,让他让让步去迁就一下模数课的分组。但毕竟会计课是先分的组,毕竟我们传统的封建残余的尊师重道的观念告诉我,也许应该像我们尊重您主动给您写这封信一样,应该由别的老师主动去联系协调这个会计系主任。

说到上课,我只有一点小小的请求,希望老师不要再在课堂上谈上讲台收益小很多老师不愿来这件事。作为一名在实验室帮“老板”打过工的学生,我非常理解和赞同老师所说,从收益的角度来讲,上讲台授课的确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虽然有的老师出于爱好和热情,有的老师出于评职称需要课时数,有的老师出于别的种种原因会走上讲台。但老师您反复提到这一点,的确会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同学产生误会,从而让他们心寒。因为,对老师来说,收益也许的确不高,但对MBA学生来说,付出倒是真的也不小。按一学期1人1W5,这个班59个人平均每堂课的花费近2W,作为学习来说,的确也算是高消费了,花钱买了开心还好,如果花钱买了寒心,我想半夜爬起来写信的就不是我一个人了。

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应该听老师的话,本不应该对老师的安排胡乱置疑和挑战。但如果老师的一个小小改变,能给学生们带来莫大的方便,那为什么不呢?毕竟,我们除了上学,还要在社会上赤裸裸求生存;毕竟,我们很多人和老师一样不容易,上有老人,下有小孩;毕竟,我们更多的人又和老师不一样,还开不起两辆车……

说一千道一万,无非希望老师能重新考虑一下分组的问题,让大家学习起来更有效率,如果今年木已成舟,也请以后有类似情况时老师间能多加沟通,考虑一下学习的效率和执行的可行性。我不是班委,写这封信时也没有和更多的同学商量,以上可以仅看成我一人之观点,但至少是来自一名学生的观点。

(也许这封信会由TA收到,请一定转交XXX老师。)

10秋PTMBA2班 XX

二〇一〇年十月二十五日凌晨五点

— EOF —

除非注明(如“转载”、“[zz]”等),本博文章皆为原创内容,转载时请注明: 转载自程序员的信仰
本文链接地址:给XXX老师的一封信(中山大学MBA期间)

打赏

One Comment

  1. “毕竟,我们很多人和老师一样不容易,上有老人,下有小孩;毕竟,我们更多的人又和老师不一样,还开不起两辆车”,可以的,又开始用常规套路了?应该再补一句:“我们绝大部分人更和老师不一样,能够住得起xx小区xx号x楼的房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