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1. […] 能跟这两位碰上真的算是我的造化,上海话叫“路道粗”。虽然一个能文一个善诗,但一样的是趣味相投。有跟方圆一南京一北京地一块儿抽烟,也有跟韬子一广州一北京地喝小二。有时做梦俩还一块儿上。这两天不知怎么的,特想他们,昨天晚上在MSN上跟韬子还缠绵了半天,可能是因为俩现在都不在北京吧。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